骗局警示 2018下半年100大传销币清单!五招辨别是否属于传销币
来源:必发娱乐-必发365手机版-必发365娱乐 发布时间:2020-02-09 22:08:45

  链得得App研究团队,与链法律师团队、反传销网合作,不仅将法院、地方警方已调查入案的部分传销币进行监控,监控、搜集并整理了2018年下半年曝光的上百种传销币发生详情始末。

  2018年数字货币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,赚钱效应明显更使其成为投资机构的“新宠”。在行业野蛮生长之下,市场上也涌现出了一大批披着区块链、虚拟货币外衣,实际上开展非法传销的团队,并使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。

  为厘清此类犯罪的套路,链得得App编辑自2018年起开始监控、预警并编撰传销币清单,并于2018年7月初发布了《2018上半年100大传销币清单》,其中列举了数百种活跃于市场的传销币种。

  为更完整地揭示传销币的骗局图谱,链得得App研究团队在此前监控的基础上,与链法律师团队、反传销网合作,不仅将法院、地方警方已调查入案的部分传销币进行监控,还通过详细规则和标准建立,监控、搜集并整理了2018年下半年曝光的上百种传销币发生详情始末,包括虚拟货币传销案例的发生时间、传销方式、涉及金额或人数等。

  其中,警方正在通缉、法院已宣判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37个,由群众举报、自媒体揭发并列有详细运营方式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63个。

  号称中国金融建设第一期虚拟资产工程项目,采取二局各五次拆分模式推进,同时采取“四大收益”、“三大奖励”作为会员的奖励,从收取的会员费中提取奖金,根据业绩档次获取奖励。会员入会需缴纳会员费为600元的倍数,缴纳会员费后获得相应等级。

  “亚盾币”网络传销模式包括会员管理系统和“亚盾币”交易平台。会员管理系统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时层层返利。对会员进行分红称为“静态收益”,发展下线的返利称为“动态收益”。

  投资DGC虚拟币,要求下线元以上成为DGC公司会员。上线从下线缴纳的费用中抽取直推奖、对碰奖、领导奖,获取非法利益。每个参加者最多只能发展两个直接下线,下线再逐级发展,形成金字塔型网络层级结构。

  ES币设立十二个城邦,会员按照推荐和安置关系形成层级结构,会员投资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。截止案发前,激活申购账户557998个,传销层级达到20层以上,收取会员费100亿余元。

  天合币借鉴“网络黄金”的模式,设定了天合积分的奖励计划、销售模式,需要缴纳会员费才能取得会员资格,会员投资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。

  “U宝”发行于 2018年2月26日,其平台系统根据注册时的推荐关系自动识别记录,使推荐人与新会员之间形成上下线关系,可无限发展下线,形成自上而下、多层级、金字塔形的传销组织体系。

  缴纳一定金额成为会员,获赠“皇尊币”,“皇尊币”可买卖或提现,有六种以发展会员数量为计酬依据的奖励制度。

  在“SCI”理财平台购买虚拟货币“π”投资到澳门博彩业领取分红,要求参加人缴纳100元报单费获得注册码后注册成为会员,之后购买最低50个π,可通过发展下线

  即用区块链包装的传销币诈骗项目,宣称可充话费,有商城购物,收益丰厚。目前诈骗犯还逃脱在外,公安机关正在通缉诈骗嫌疑人。

  宣称是和非洲某国家合作扶贫,搞石油、钻石和设施建设,在其官网上,有一套复杂的动态、静态收益计算方法。今年3月,投资者的平台账户被冻结,从此无法交易。

  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等人建立,并向我国境内渗透。该组织打着未来世界主流货币、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的旗号,诱骗他人投资。而实际上会员一旦注册不能退会,不能退款,主犯现已在泰国被逮捕,涉案约几百亿。

  2018年5月,某商贸公司以“为世界区块链研究所贵州分部名义”发展会员,进行违法传销行为,南明区市场监管局做出没收违法所得6万元,罚款4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。

  兆云金资产的交易盈利模式是分层级的盈利模式。2018年6月,经人举报,包括吴金霖在内的8名嫌疑人被批捕。

  2018年1月以来,深圳中金博泰公司以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,销售网络货币CNB,使会员遍布全国29个省、市、自治区,达23000余人,吸金2.8亿元。

  用户可通过交易机器人“低买高卖”,稳赚静态收益,声称每年超过50%的理财回报率。2018年6月,江西宜春市金融办指出该组织涉嫌非法集资,有传销性质。

  “码链”,是指使用智能手机对准“二维码”“扫一扫”,即可“生成新的含有扫码DNA二维码”,全程追溯。2018年6月13日,青羊区公安分局、区维稳办联合区检察院等部门100余人对码链的公司主体“四川天首合生能源有限公司”突击检查。现场挡获涉嫌传销人员50余名,涉案金额近3亿元。

  “摸金派”平台2016年9月份起盘,2017年9月份以“平衡交易”为借口拖延至今,数百万人的投资资金被困。

  环保农业链诈骗团伙推出了一种山茶油,买山茶油就赠送NYC,后体现困难,诈骗团伙强制让投资者把NYC兑换成CTOP,之后项目方跑路。目前,公司董事长罗军雄已被抓捕。

  宣称是以区块链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基础打造的社交平台,在国内多地组织活动进行推广,实际是在从事传销活动。

  自2018年以来,“亮碧思”传销的媒介已由过去的“洗发水”变成了虚拟平台,传销人员通过搭建虚拟平台,以“投资挖矿”的形式,受害者多为中年女性,他们对“区块链”概念也是懵懂。目前,深圳福田警方抓获了“亮碧思”传销案的第37名涉案嫌疑人。

  犯罪嫌疑人夏某荣在海口注册成立跨亚欧公司,编造各种身份,在海口市运营“亚欧币”项目,而“亚欧币”实际为虚拟产品,没有任何实体产业。

  2019年1月,以 “建业币”“金镶玉”等花样百出的“虚拟货币”为名义的传销活动团伙被湖北武汉市汉南区法院一审判刑。经查,这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,涉案金额达到3000多万元。徐某和马某两人发展下线

  据福建泉州市公安局通报的情况,沃克理财传销案形成高达309层的传销网络,涉案总金额50亿元。

  该有组织传销案利用虚拟货币进行传销,发展下线月,该案在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,7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年不等,最高并处罚金50万元。

  沉寂一段时间后,2018年下半年再次出现,免费送矿机,承诺可挖120天,一共可以挖28.8个币,现有群众举报需矿机流量才能提现,而矿机流量需采用推下级或者买币方可。

  BAC积分主创团队曾举办大型招商会,授命委托公司讲师大肆宣扬“数字货币及区块链的趋势”,并到各个城市路演,号称BAC是第二个比特币,诱导他人贷款、刷信用卡购买“BAC数字货币”。

  自称是一家全球性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,在2018年10月对第一版区块链虚拟货币(C币)进行内部公测,现已崩盘。

  JON是公有链农生链(JOUANN)的简称,线下暗中组织发展直推会员,JON的运作团队近日还明目张胆地打着“大咖”、滴滴出行等旗号为农生链站台背书,企图“忽悠”更多的会员入局。

  TFC每天纯静态以千分之二释放,不论静态还是动态所释放出来的资产分别为:65%EP和35%TFC。EP的三个作用如下:1、变现、点对点交易;2、复投;3、购买等值的TFC。

  威莱特运作模式分为静态、动态、达伦链等多种为核心不断扩大推广。通过推荐人加入以后,按照打款的速度来返利息;也就是说打款越快利息越高。如果自己投资金额达到一定的数量,并直接发展的人也达到要求,每天返利就越高。

  号称三大收益:币值增长,单边阶梯式上扬,只涨不跌。2018年8月份已崩盘跑路。

  以挖矿为噱头,初始注册成为会员并且实名认证后,可获得1台云矿机,后期奖励制度以拉人组团队的方式获得佣金和分红。

  CMCC自称是联合加拿大皇家银行、国家证券交易所牵头发行的一款加密数字货币,采用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相结合的方式,目前提现困难。

  农业链绿特币采取发展下线的模式,吸引投资人,宣称只涨不跌,具有传销盘属性。

  趣步链IWC以零投资为噱头,免费撸的形式吸引用户,空投概念,吸引大量投资人通过场外的形式去买糖果生息。

  而传销币则主要由某个机构发行,传销头目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,通过微信、讲座等形式大力度宣传某种“虚拟货币”的价值,以多至百倍收益的“高额返利”为噱头、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。

  而传销币则受到机构或个人控盘,无法自由交易。此类平台发行的假虚拟货币往往无法在交易所交易,因此多采用场外交易或自有交易所交易,同时价格被机构或个人高度控制。

  而传销币的开源是完全抄袭别人的开源代码,且没有使用开源代码来搭建程序,无法产生区块或在区块上运行,因此多采用人为拆分的方式进行代币奖励,通过在短期内不断拆分,产生大量积分或代币,造成财富“暴涨”的错觉。

  举例来说:比特币是开放源码且有限量,一共2100万枚,每产生一个比特币都是透明的,不受任何操纵。而传销币不开放源码,产生币的速度、数量都由企业或平台操纵,只要平台开发者愿意,传销币可以无限增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