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世界不一样
来源:必发娱乐-必发365手机版-必发365娱乐 发布时间:2020-02-09 22:07:53

  我的世界不一样。埔 堂 内补 ? ? m m w x ? ? 总 顾问?? 顾 冋?? 李; Ef i ? 教育部 关 工委 主任 ) ? ? ( 顾 明远 ( 中 国 教育学会 名 辑会 长 )?? £ 奇

  埔 堂 内补 ? ? m m w x ? ? 总 顾问?? 顾 冋?? 李; Ef i ? 教育部 关 工委 主任 ) ? ? ( 顾 明远 ( 中 国 教育学会 名 辑会 长 )?? £ 奇 ( 北 京师范 大学校 长 > ? ? 欧阳 自 远 ( 中 国 科学院 院士 、 ? ? 中 国月 球探测工程 首 席科学家 ) ? ? 温懦敏 ( 北京大 学中文系教授 ) ? ? 专 家 委员?? 田慧 生 ( 中 国 教 育科 学研究院 院 长 ) ? ? 徐长 发 ( 中 国 教育科学 研 究 院书记、 研究员 )?? 袁振 国 ( 华东 师 范 大学教 育 学部主任 ) ? ? 陈平 原 ( 北 京 大学中 文系 教授 ) ? ? 钱理群 ( 北 京大 学中 文系教授 ) ? ? 理文轩 ( 北 京 大字中 文系 教授 ) ? ? 陈跃红 ( 北 京大学 中 文系 教授 ) ? ? 漆永 样 ( 北京 大学中 文系 教授 )?? 程方平 ( 中 国人民 大学鄉 ) ? ? 谢有 顺 ( 中 山 大学中 文系 教授 ) ? ? 顾之川 ( 人 民教 育 出 版社编审 ) ? ? 余秋雨 作家 ) ? ? ( 来 作家 阿 )?? ( 刘 妯 作家 ( > ? ? 作家 郑 渊 洁 ( ) ? ? 余 华 作家 ( )?? ??? 我 的 世界 ? ? 不一 岛 ? ? ? 文 / 李 晶 ? ? 上 期 和大家 分享 了 洗手 间 里的 “ 恩 怨情仇 ” , 我们 发现 生 活 中 还有很 ? ? 多 无处诉 说 的 冤 屈 “ ” 如何 正确地看待 、 处 理这 种 不 公平 也是 我们 成 ? ? , , 长 的 必修 课。 本期 转 移 目 的 地 , 谈 谈 寝 室里 的 “ 黑 暗风 云 ” 。 ? ? 说到 寝室 同学 们作 文 中 写得较 多 的 恐 怕是 和 查房 老师 斗 智斗 勇 的 故 ? ? , 事 : 走 廊 外传 来 了 神 秘 的 脚 步 声 寝 室 里 的 我 们 以 迅 雷 不 及 掩 耳 之 势 关 掉 ? ? , 了 手 机 、 闭 上 了 嘴 。 大 家 屏 气凝 神 生 怕 喘 一 口 粗 气 就 会被 门 外 竖 起 耳 朵 ? ? , 的 老 师 给监 听到 。 在 同 学 们笔下 门 外 的 老师似乎能 够洞 察 切 一 且具有 ? ? , , 掌管 生 死 “ ” 的 权 利 万 一 ̄ 一 被 逮住 了 , 第 二 天可就要 掉 脑袋 “ ” ?〇 今天 ? ? 我们就 从 查 房老 师 的 视角 来讲 讲不 一 样的 寝 室 故事 。 ? ? 为 了让学生晚上能休息好 ’ 除了 宿管阿姨外 , 我 曾 经工 作的学 校每周 ? ? 都会 安排 年轻 的老 师在夜 里 查寝 查完 寝 室就住在寝 室楼 一 个小 单 间 里 。 ? ? , 在我 刚到 学 校 的 那会儿 也接到 了 这 份特殊 工作 。 晚 上 1 0 点半 , 声铃 响 一 , ? ? 寝室熄 灯 , 我就要在黑 漆 漆的 走廊里 幵 始 三轮夜游 。 才熄 灯 的 时候 , 大部 ? ? 分 的寝室 都 还 “ 兴致 勃勃 ” , 所以 第 一 轮 查寝 的 目 标 是 “ 杀 鸡儆猴 ” , 敲 ? ? 门 警告 时声音 要大 , 话 语 要狠 , 比如 嘴 “ 巴 闭 上 ! 睡觉 等 ” ? ! 。 通 常第 一 ? ? 次 警告 一 出 ’ 这 层 一 楼 就 能安 静 大 一 半 。 第 二 轮是 “ 查漏 补 缺 ” , 这一 轮 ? ? 通常会从 门板上 的 缝 隙往 里 窥探 , 看 看 一 有没有 灯光 , 听一 听有没 有 声音 , ? ? 倒也不用 像 同 学们 写 的那样把耳朵贴着 门去 侦探 “ ” 。 作为 新人 的 我 , 本 ? ? 着对工作负 责 的态度 , 有 时候还会逛上第 三轮 。 但后来 , 日 子混 久 了 , 第 ? ? 三 轮也被 我 给取消 了 ’ 是 一 由 于 太累 , 但更 主要 的原 因还是 因为 第 三 轮时 ? ? 大家几 乎 都入 睡了 , 一 个人 走在 了 无人声 、 伸手不见五 指 的楼道 , 真 的 — ? ? 很 恐怖 ! ? ? 你以 为故事就完 了 ? 写到 这里 , 与你们 有关 的 故事可能完 结了 , 但我 的 ? ? 故事才 刚 刚开始 。 给查 寝老师住的 那个单人 间 是老师 们共 用的 。 躺 在冰冷的 ? ? 床上 时不 时还 能 闻到 被子 上有一股 隐隐约约 的 臭 味 。 这 时才猛 拍脑 门 肯 ? ? , , 定 是把别人盖脚 的 那 头拿来盖头 了 。 于 是 自 作聪 明地将被子调 头再盖 , 可那 ? ? 股味道却依 旧萦 绕在 鼻头 。 难道是 前 日 张三盖 脚 的那 头被 昨 日 李四 盖 了 头 , ? ? 然后 了 我? 窗 外 … … , 辦鹤嗅 , 胆小 的我^是半 夜无 眠 。 ? ? 仍 然给 大 家 留 个 一 小 作 业 : 老 师 不 是神 , 也 有想 偷懒 的 时 候 , 也有 “拽 ? ? 磕打 睡” 的 时候。 请你从这个角 度分享 个 一 小故事 。 欢迎你扫二 维码 给我 ? ? 留 言 , 我会 从 中选 取几位 读者 赠 送课 堂 内 外主 编 们 的 签名 小 礼物 哦 !??